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高考  >  文章内容
状元退学港大次年考入北大,看今朝某上街女大学生嘴脸,英明决定
2019-08-31 13:36

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历年来一直都是香港的两大高等学府,同时在世界范围的大学名校中,基本上都是保持在百名以内的排名。

近日,香港中文大学的一位女生,受邀参加了一档电视节目。在这个访谈类的节目中,作为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的外务方面的管理人员,这位学生在节目中不停地大放厥词,试图为她这段时间以来不停地上街而寻找各种借口。

访谈中,这位女生公然地表达了自己与近段时间以来上街的闹事者相同的观点,甚至于,还拿法治和法律来做借口。

对此,节目主持人、一位生于香港的印度裔美国人,本着热爱香港、公平正义的角度,接连对该吕姓女生进行质疑。当播放到一些上街分子的暴力画面时,主持人不停地质疑,这种暴力的行为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而这个吕姓的学生会成员,竟然大言不惭地说到上街分子的行为是迫不得已。

关于此吕姓女学生的话题到此为止,不过对于吕姓女学生所就读的香港中文大学,一所在国际排名上可以与清华、北大相差不远的高校,竟然出现这样的学生,则是出乎国民的预料的。

无论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还是聚集在某一个地域中的群体,如果想要持之以恒的发展和强大,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要解决好教育相关的问题。虽然某地在我国历史上,的确是存在着比较特殊的地位,无论是鸦片战争之后代表着中华民族的耻辱、还是建国后曾经成为了我国与外界沟通的主要渠道,抑或是在所谓的自由贸易和世界金融中所扮演的地位,使得某地逐渐地曾一度是我国最为发达的地区,没有之一。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代表着某地就是无懈可击。返回到教育对国家或者地区的重要性的问题上,实际上也正是一百多年来的离心离德、回归国家的大怀抱之后,依旧没有相应的爱国主义教育思想,加上所谓的国际自由港,金融、贸易中心等因素,人口构成较为复杂等因素,因而更是使得关于国家、民族的教育以及爱国主义思想难以开展。

不过,这些都不是借口!难度固然是有,不过如果所选择的是放弃回归我国的主流思想,依旧是抱着此前曾经辉煌、荣耀的历史坐井观天、坐吃山空的话,那么这个群体难免会成为问题之都。

谈到教育,就不得不提一下所谓西方的博雅教育,在某地,又被成为通识教育课程。即便是在大学中,实际上某地并未形成完全统一标准的通识教育体系,虽然说是兼容中华传统人文理想与西方博雅教育,不过请注意,某地所要培养的是未来世界公民。

科学无国家可是科学家是有国籍的,想要当好世界公民首先当好祖国的国民,从吕姓女生的表现来看,并没有看到这种通识教育真的是教育出了什么样对某地、对社会,更不用说对国家有用的人。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家国意识都没有的话,那么所做的一切最终只能解释成都是为了他个人。哪怕是受教育程度高一点,也只能是说明是一个掌握了学历、方法的极致利己者而已。

虽然和香港中文大学的吕姓女生相比,接下来要提到的人物相隔了很多年,不过算起来,在面对国家、民族和文化时的态度,却是和年龄和见识无关的。

刘丁宁,辽宁本溪市人,2013年的高考中以658分的高分夺得了辽宁省高考文科第一名的好成绩;在填报志愿时,刘丁宁选择了香港大学,希望能够学习国学文化和中文。

不过在入学仅仅一个多月之后,刘丁宁选择了退学返回高中课堂,继续复读。在当年刘丁宁退学的时候,外界有很多人质疑我们这位状元,认为刘丁宁是因为拿了香港大学全额的奖学金以及额外的奖励前去就读的,而最终选择退学、跑到香港大学走一遭,只是为了奖励。

刘丁宁及其家人没有作出过多的解释,但是给出了一个重要的原因,除了一些文化语言诧异等外因外,最主要的是刘丁宁觉得自己学习国学的梦想,在这里压根无法实现,原因很简单,入学一个多月,她并没有感受到有任何国学文化深厚的积淀。再说了,给的所谓奖励,实际上就是留在那里读书才会有的免除学费、生活费各种杂费的政策。相对于一些物质上的话题,难道这些质疑者不能将注意力放在一个全省状元为之所耽误的一年青春岁月吗?

2014年,再度参加高考的刘丁宁又是以666分高考成绩、辽宁省文科状元的身份,最终考入到了北京大学,并且成功地学习自己一直都魂牵梦绕的中文系。关于刘丁宁的最新消息,她已经以优秀的成绩从北京大学中文学院毕业,并且被保送到本校的研究生部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虽然距离刘丁宁从香港的大学退学已经足足四五年的时间,对于一部分读者来说,以下要阐述的说法可能有些牵强,不过,也并非是毫无理由:

刘丁宁之所以最终选择退学,以及最重要的原因,正是因为她感受不到自己从小到大一直耳濡目染的传统美德、文人该有博大胸怀和经天纬地的广博学识。

当然,作为我国的精英人士齐聚的香港,无论是人文还是科学方面,都出了许多优秀的人物,尤其是香港的电影业,一直以来也都是我国的相关行业的领军者。

同样的道理,像前文中所提到的吕姓女生,以及那些个完全不了解自己所作所为究竟是在为何人卖力的上街者,实际上只是当地的一小撮而已。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害群之马,不过还是需要指出的是,在接受教育的情况下能够出现害群之马,是否就应当反思一下在教育方面,是否是出现了问题?

责任编辑: